_Laughing Fox

刷微博突然看到一个舞蹈视频,类似于提线木偶类,脑子一热就写了…到现在😂苍天明天还有考试我可怎么办(*꒦ິ⌓꒦ີ)

感谢蝴蝶蓝大大,人物归大大,ooc归我
无脑苏伞哥叶不羞(现在想想,总觉得自己写的是无差…懵)

舞蹈家paro
只是个大纲,除了剧本剩下的什么都没展开(有没有后续竟说)

具体舞蹈剧什么,也不是特别清楚,求科普(勿喷)(*꒦ິ⌓꒦ີ)

致敬童话故事和新版的天鹅湖(强推!b站有,公天鹅的力度美和与王子的情感纠葛 特别棒!还有黑天鹅的出场!超好看!)

第一次发loft(这玩意必须加图么?要哭了),手癌晚期,估计会有许多虫。多包涵。

【没错,这货话唠,请别介意】


匹诺曹
伞修
舞蹈家paro  大纲

        苏沐秋与叶修在舞蹈表演学院相识,同窗10载,被誉为最佳搭档。
        毕业后,两人向叶家出柜。叶家背着叶修警告苏沐秋,逼苏沐秋离开叶修远赴意大利进修。
        三年后,苏沐秋受王杰希邀请出演舞蹈剧《匹诺曹》回国。
       《匹诺曹》为双主角舞台剧。剧情建立在原童话故事《匹诺曹》基础上,却又被赋予新的含义。

==============

第一幕
        心灵手巧的老木匠不堪孤独,利用闲暇雕刻了一具青年模样的木偶。他待这具木偶犹如自己的血肉。他将这世间一切美好——柔软的乌金色发丝,蕴含深沉的釉红双唇,白枫木制造的身躯,以及嵌在水色羊脂玉中黑曜石的双眸,全部赋予了他。
        可是,无论如何美丽,木偶只是木偶。它不会说不会笑不会动,它只是一堆没有灵魂的木头。
        身着亚麻衣的木偶被老木匠小心翼翼的摆放在橱窗的白纱中,宛若沉默思索的美人。每天沐浴着朝阳与余晖,静静的注视着橱窗前欣赏它的形形色色的人。

第二幕
        有一天,一群贪图木偶华丽的龌龊登徒子打破了木偶店往日的宁静。
        这群登徒子肖想这具美丽的木偶时日已久。终于在一天雨夜,酩酊大醉的他们借着酒气,砸碎了木偶身前的橱窗,带走了木偶并一把火烧毁了老木匠的木偶店。
        老木匠失去了他最心爱的木偶,疼爱的儿子。他跪在地上向蓝教母祷告,盼望他的儿子可以远离那些登徒子,过上幸福平安的生活。

第三幕
        登徒子们在大雨中带走了木偶。
他们肆意妄为的用目光舔舐着木偶美丽的面庞,将它拽来抢去,撕烂了木偶的衣领,掰断了木偶的手臂,弄乱了乌金的发丝,就连白皙的面庞也没有逃过混着泥土的雨水的玷污。
如天使般不属于人间的木偶脏了。
        突然间,从不远处传来一声枪响,本来还企图玷污这具木偶的登徒子被突如其来的声响惊得酒醒大半。一个个迅速离开了小巷。而木偶也被他们随意扔到小巷角落,孤零零靠墙瘫坐着,用他那黑曜石的双眼看着他们离开。
        木偶累了。是的,它,一个本应没有灵魂没有感觉的木头制品,现在感觉累了。
        木偶现在想合上双眼,不再醒来的睡去。但是它不能。它不能做出合上双眼的动作,它只能用它的双眼注视着这个冷漠的世界。雨落在木偶眼角,顺着脸庞滑落,带走泥水露出一道枫木,宛如哭泣。

       就在此时,小巷的寂静被一连串脚步打破。一个少年向着木偶跑去。
       木偶瘫坐在地上,除了眼前,看不到别处。脚步声从木偶身后传来。木偶有些绝望。突然,自己的脸被一双温热的小手摆向一旁。木偶看到了少年。它认出来,这是在他橱窗前久久不肯离去的富家少爷。而此时,这位少年正带着开心的笑为自己擦去脸上泥水。
木偶被小少爷拖回了家。

第四幕
        小少爷半夜带着枪偷偷溜走带回残破木偶回家的事被父母知道后,被教育了一天。
        傍晚,小少爷回到自己卧室,发现已经被女佣重新清洗装扮的木偶穿着着亚麻衣躺在他床上。小少爷开心的扑倒木偶身上向木偶打招呼,甚至在自己的卧室开心的跳到很晚,直到被管家警告才心满意足的搂着木偶睡去。
       就这样,木偶陪伴着小少爷度过了他的童年,亲眼看着它的小少爷从稚嫩的少年成长为英俊的青年。默默倾听着少爷只在它面前显露出的孩子气抱怨与欢乐。
        木偶发现自己不再抱怨这个世界,反而有些感激。感激这个世界让自己出生,感激那个雨夜让自己遇见了小少爷,感激小少爷让它陪伴这些年年岁岁。
        是的,木偶爱上了它的小少爷。
        木偶知道自己不懂得什么是爱。它希望看到小少爷向它抱怨时的嘴角,它希望听到小少爷在它面前跳来跳去开心时的笑,它希望每晚每晚小少爷都搂着它安然入睡。它只想和它的小少爷一起生活。
        如此,简单。

第五幕
        时间过得飞快,曾经的小少爷20岁了。他被他的朋友拉去庆祝,期间喝了不少酒。
        等到少爷醉醺醺的躺回他的床上时,早已经神志不清。少爷看着床上木偶的脸,傻愣的笑了声,照例亲吻木偶睡了过去。
        木偶被今天少爷的动作吓傻了。它的少爷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亲吻了它的双唇。待到少爷睡去,木偶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双唇然后立刻意识到自己竟然能动了。
        木偶小心翼翼的从少爷怀中蜕出身子,下了床。双脚接触地面的感觉是奇妙的。木偶尝试着站起身,向前走去。逐渐的,它在少爷的房间里越走越快。自由移动的快乐充斥着他的内心。木偶开心的在卧室中舒展着身体,灵活的关节带来降世的美好。舞闭,木偶心满意足的重新回到床上搂着心爱的少爷,合上双眼睡去。

第六幕
        醉酒的少爷做梦了。他梦见他带着他心爱的木偶在酒吧度过了自己20岁生日。
        梦中自己与木偶被朋友围绕着,在酒吧中央的空场上。纵然自己的木偶不会动,不能立。但他还是带着木偶开心的跳起了舞。时不时撞入怀中的木偶让他胸口的跳动更加有力。等到少爷休息时,他搂着木偶坐在一旁思索。他凝视着木偶的脸,不明情愫。

第七幕
        少爷从宿醉中醒过来发现自己被木偶紧紧搂在怀中。房间内,女佣在打扫着卫生,自己是被管家叫醒的。少爷想到昨夜的梦看向木偶,而恰好此时,木偶也睁开了双眼,蹭了蹭少爷表示问好。
        顿时,房间内所有人都被吓坏了。女佣吓得到处乱跑,少爷也被管家直接从床上拉到身后退缩到一旁。
        木偶也被他们的举动吓坏了。它在床上左右看了看受惊的人们,缓缓的下了床。
        木偶想找回它的少爷,本能的凑上前去。但得到的却是管家用枕巾抽在臂膀上,抽退了两步。木偶站定不动了,它越过管家看向少爷,发现少爷在躲避它的目光,已经瑟缩到管家身后。
        此时,木偶才意识到,自己与他的少爷不同。少爷是人,它是木头。他们中间隔了两个世界。自己注定,得不到幸福。
        木偶看向少爷的目光带着绝望,嘴角却向它的少爷笑了最后一次。木偶转身逃走了。
少爷见状想立刻追上去,却被管家和女佣拦住。

第八幕
        木偶披着破布斗篷躲避着逃到附近的一座小教堂。教堂中,只有一位年迈的老教父。
木偶向老教父哭诉,老教父十分可怜他,并告诉它,找到属于它自己的蓝教母就实现它的任何愿望。木偶记下了。

        少爷在家中被所有人询问关于木偶的事,心情十分糟糕,他安慰自己只是丢了一个从小到大陪伴的玩偶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的好友看出来他的内心,特地找来一个同木偶一般无二,身着暗金华服的人偶送给他。
少爷照例将人偶带回卧室,搂着人偶睡去。

第九幕
        少爷又做梦了。
        梦中,他与人偶的身份互换了。他成为了不能动不能移的人偶,任由朋友送来的有着木偶面容的人偶摆布。
        人偶带着他起舞在他家举办的舞会上,让他当着他的父母朋友做尽不堪的动作,眼中带满了讽刺。
        少爷觉得身上的骨头累到要断了似的疼痛与自己的亲人友人对着自己嘲笑的脸都不算什么。他只是不想看到人偶那张脸上出现对自己的讽刺,这让他难受到想要死掉。
        木偶会温柔的注视他,带着暖意的笑,听他讲所有事。
        此时的少爷才突然明白,自己对木偶的感情是喜欢,是爱。

第十幕
        少爷从梦中惊醒,飞快的跑出家门去寻找木偶。
        路上他听闻木偶出现在教堂便寻了过去。
        少爷见到了木偶。
        他飞快的冲上前抱紧了木偶,得到的却只是木偶略带生分的微笑。
        木偶给少爷讲述了一个关于蓝教母的故事。它轻声告诉少爷,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蓝教母就能变成人然后与少爷永远生活。
        少爷许诺木偶,自己要同他一起,再也不分开。
        两人期待着木偶成为人的一天。

第十一幕
        黑暗永远紧紧跟随着美好。
        少爷又跑出家的消息传到当初那些登徒子的耳中。他们决定要报复。
        登徒子们将少爷打晕带回到昔日的木偶店。
        现在的木偶店早已破败荒凉,破碎的玻璃洒满了一地。
        登徒子们给教堂送去了信。他们在欢呼,他们在雀跃。他们将木偶店的四周摆满了稻草,浇上了汽油。
       他们在等待着。等待着。当木偶店中传来少爷醒来的呻吟时,当路的那头出现木偶焦急的身影时。他们笑着将手中的点燃的烟蒂扔向了稻草。
        木偶白皙的脸被映红了。
        登徒子们狂笑着。
        他们看着木偶疯了一般冲冲进火中。他们依旧笑着。
        当枪声再次响起,他们依旧笑着。
        爱笑的他们笑着走去了来世。

第十二幕
       燃烧的木偶店外,匆忙敢来的人们忙着救火。
        管家指挥着人群,一桶一桶向里泼着水。
        富家夫妇悲痛的站在一旁。丈夫搂着怀中哭泣的妻子。
        火势逐渐被熄灭。
        人们冲到屋内,在地下室中找到了昏迷的少爷。

第十三幕
        少爷醒了。他在自家床上醒来。看到一旁的人偶,只是愣了下,无奈的笑出声。
        少爷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当所有人都认为少爷已经走出阴影时,他又失踪了,带着十年前解救了木偶的那把枪。
        有人听到木偶屋传来枪响。
当人们赶过去时,少爷已经死去了。他的手中紧紧攥着截已经烧黑的木炭。

第十四幕(终)
        少爷的葬礼是在一个雨天进行的。
所有人整齐的穿着黑衣打着黑伞,哀悼着。
在一片黑色中,有一抹水蓝色显得格格不入。
是少爷。
        身着蓝衣的少爷坐在自己的墓碑上,好笑的看着身前的人。他们看不到他。
雨滴透过身体打在墓碑上,滴答滴滴答。带着些许凉意。
        忽而一阵风吹来,雨停了。头顶翻滚的乌云也渐渐消散。
        这时从远处又来一个人。乌金色发丝随风而起,蕴含深沉的釉红双唇带着清浅的笑意,犹如白枫的皮肤套着亚麻制的衣服,犹如黑曜石般的双眸带着无限的深情。
        当那人走近少爷,他们就这么亲吻了。
        在所有人的面前,五指相扣,相视笑得甜蜜。

==============

        苏沐秋被分配的角色是木偶与人偶,叶修则是青年时期的富家少爷。二人阔别三年,以《匹诺曹》为契机再次重逢。
       全舞蹈剧中,存在两段需要双方亲密无间的配合才能跳出的舞蹈。分别是以叶修为主导和以苏沐秋为主导的搭档木偶化的部分。
        二人为了培养默契度,瞒着所有人重新住到了一起。
        二人平日出去练舞,也探讨剧中人物的情感走向方便更加完美诠释。
        在某次讨论时,苏沐秋无意中泄露当年离开与叶家有关,让叶修顺藤摸瓜找到当年不辞而别的原因。
        在之后的一次练舞中,叶修对苏沐秋表白了,二人心结解开。双方就势和好如初(重新发放狗粮)。
        待舞蹈剧上映,效果非同凡响。就此机会两人再次向叶家出柜。最终得到家人的认可。
        事后,两人找到王杰希询问舞蹈剧的作者。王杰希甩他俩一脸舞台剧原稿,署名苏沐橙。
       (沐橙在背后默默比了个V :D)